切换到宽版
  • 287阅读
  • 0回复

正面刚!梁振英建议美国会议员读读基本法:网上就能免费下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品牌洗衣店加盟

      近日,香港特区前特首梁振英接受@CGTN 专访时称,美国通过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与香港的人权或民主根本无关,他们针对香港,仅因为它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在传递错误信息,会助长暴力抗议者和暴徒的气焰。建议投票的国会议员读读香港基本法,可从网上免费下载。
      
img: https://ss2.bdstatic%2e%63%6f%6d/70cFvnSh_Q1YnxGkpoWK1HF6hhy/it/u=347706476,3084720414&fm=27&gp=0.jpg
      
img: https://ss2.bdstatic%2e%63%6f%6d/70cFvnSh_Q1YnxGkpoWK1HF6hhy/it/u=1053890558,3809768548&fm=27&gp=0.jpg
      
      看懂香港局势,梁振英的这几篇文章值得一读
      
      反修例风波发展至今,持续的暴力事件已重创香港社会秩序。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近日在海外社交媒体上的几篇文章,点出了传媒、教育、司法等领域的种种乱象。对于这场风波如何收尾,梁振英也谈了他的看法。
      
      1.青年
      
      香港的青少年大批、长时间参加暴力活动,动力是什么?我认为动力不是良知,更不是爱,而是仇恨。我这样说,是因为我们在暴力中既可以看见他们的仇恨,也可以看见在青少年的成长过程中,散播仇恨的人和言论远远比教导青少年爱和良知的多得多。大家看看香港个别媒体,尤其是网上的所谓新闻,长时间以来的宣扬;看看个别老师的言论就知道了。这也是我认为散播仇恨的老师必须革职的原因,我们必须保护好下一代,让下一代免于仇恨。
      
      这也是我不断提醒大家要警惕社会上有人将青少年激进化。香港社会对青少年人被激进化一直没有注意,更没有研究,但这问题在西方国家已经引起广泛重视和应对。
      
      2.传媒
      
      什么人是记者?我想弄张记协会员证
      
      我们在电视画面上经常见到大批自称记者的人,一字排开站在警察和暴徒之间,香港有这么多突发记者吗?为什么我们在伦敦和巴塞罗那的示威和暴动场面中看不到这么多记者?
      
      感谢叶家文小姐为我们提供了答案。
      
      在前日的警方例行记者会上,自称记者的叶家文因为用电筒照向警方高层以示抗议而被逐;事后她用以进场的“记者证”在网上流传。网上看见,所谓“记者证”,只是香港记者协会编号F200的会员证,不是传媒机构的工作证。
      
      原来没有传媒机构的固定工作,前一日才向记者协会申请会员证的人也是记者,也可以带备道具,大模大样到警察总部干扰记者会。叶家文在记者会上一闹,就成了“媒体宠儿”,她今天在电台节目上暗示是警方人员将她的记协会员证放上网。叶小姐太小看警方了,我对警方的能力比较了解,警方如果要做,能力比将警察家人起底的狂徒大几千倍。
      
      最后想请教记者协会,我编过学生报,长时期投稿中外报刊,做过传媒机构董事,也做过电台、电视台时事节目主持人,接受过几千场的媒体采访,熟悉媒体采访手法。虽然我未读过传理学,但知道不少记者也没有读过传理学,我很想申请一张贵会的会员证,以便在记者会上既向官员心平气和地提问,也客气地质问行家,以带出事件真相,要拿一张会员证,难吗?
      
      我们很想尊重记者,也很想记者尊重自己。
      
      无良的苹果
      
      一个15岁女孩逝世,有谁会比她的母亲更关心死因?竟然是苹果日报!
      
      15岁女孩浮尸将军澳,母亲公开呼吁大家停手,不要滋扰家人,让死者安息,让家人回复安宁。苹果日报怎样响应?竟然是用头版一版继续质疑死因,效果就是母亲和其他家人继续被伤害,有更多的青少年加深仇恨、走上火线,包括在死者生前就读的学校大肆破坏。
      
      黎智英、苹果日报的编采人员:你们也有子女,你们较幸运的,是香港没有另一家报纸有你们这般无良下流。报纸的编采人员是读书识字的人,为了五斗米,竟然可以折腰至此!在你们的子女面前,你们抬不起头。
      
      香港有这样的报纸,是香港的耻辱。
      
      请停手。
      
      3.教育
      
      给香港中文大学段崇智校长的公开信
      
      段崇智校长:
      
      为了下一代,我们不能这样继续下去,我不是中大校友,但教育兴亡,匹夫有责。
      
      你给中大同学、同事、校友的公开信,只是为了你个人的解脱,用香港的俗话,是“缩骨”、“甩身”之举。
      
      过去四个月的违法和暴力运动,是政治问题和国际关系问题,不是教育问题,更不是任何大学的校政校务问题,学生也不是因为在校园犯罪被捕。被捕的学生是成年人,有家长,还有庞大金钱和律师团队支持,但是各大学的部分学生、校友和教职员以及暴力活动的主事者一直咬着各校校长不放,逼迫校长出席公开质询大会,然后逼迫校方表态支持“五大诉求”,并谴责警方,为什么?这些人要的不是学校的所谓支持,而是通过压迫校长表态,将违法行为反黑为白,在校园内外确立正当性,鼓动更多学生以违法甚至暴力行为和香港“揽炒”。
      
      你的公开信太多言不由衷。你说:“各方都期望大学凭借其公信力、影响力,让有关事件及受影响同学得到最公平的处理。”请问段校长,任何人在香港被捕,后续的检控和审判都有独立的机制和程序,你的意思不是用大学的‘公信力、影响力’干预独立的检控和审判吧?
      
      你的公开信又说:“我们立即逐一再联络被捕的逾30位同学,详细了解他们在被捕后遇到的种种情况。大部分同学表示……以上都是同学亲自提出的指控……”同学们既然信任大学,向大学亲自提出指控,未知你和大学管理层有没有在“了解被捕后遇到的种种情况”的同时,顺便了解一下这些同学在被捕前的行为:他们有没有扔砖?有没有放火?有没有扔汽油弹?有没有破坏地铁站?有没有袭击警察?有没有毁坏大中小型企业的商店财物?有没有煽惑他人?如果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责任同样了解一下?如果你知道,你会报警吗?
      
      你的公开信又要求“在现有机制以外作出严正跟进,让法治精神得以彰显,让信心得以重建”。请问什么是“机制以外”的“严正跟进”?请问为什么要在“机制以外”?是因为被捕人士是中大学生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中大学生比其他人更为平等吗?
      
      你的公开信中最后一段我是同意的:“不管前路多艰难,大学会坚守传播知识、服务社会、培育品德的使命,让校园成为自由探索真理的地方,不会放弃教导同学文约礼的精神。”但我认为应该加上以下几点:一、知法守法;二、独立思考;三、从理不从众;四、你本人说的“盼年轻人多尊重国家”。
      
      4.司法
      
      一名狂徒上月在香港沙田践踏国旗并弃于城门河,今日在沙田裁判法院被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
      
      这判决必定引起全国公愤,既然裁判官表示没有量刑指引,律政司必须上诉。
      
      早前有人涂污美国总领事馆外墙,被判刑四个星期。
      
      5.收场
      
      逃犯条例修订引发的政治、暴力和国际问题仍然没完没了,不少人问:“点收科(收场)?”我想谈点个人看法。
      
      首先,我们要对当前形势有正确的战略分析。“黑衣暴力运动”早已变质,运动的主角已经不是和平示威游行的市民,运动的目标也已经不是“五大诉求”,而是以暴力和其他非法手段瘫痪社会和推翻特区政府,夺取香港政权(regime change),改由反对派执政;
      
      篡夺政府根据基本法的权力,包括对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实质任命权,免除主要官员对政府的责任,实行“去化”,将香港的“高度自治”篡改成“完全自治”,令中国对香港只有名义上的主权。
      
      下一步是去中国化,香港实质上成为独立于中国的西方傀儡;再下一步是结合外部势力,成为“颠覆基地”,在中国内地复制“黑衣暴力运动”,改变内地的政治制度和进一步分裂中国。
      
      其二,我们要有正确的战略定位。无论风如何吹,雨如何打,都改变不了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事实,也改变不了当今中国在世界上拥有庞大的政治、外交、军事和经济实力的事实。
      
      香港社会和特区政府都必须认清这些基本事实,坚持这个战略定位,用好用足的授权和国家的力量,配合好的部署,坚定立场、坚定信心,力求香港的长治久安,不求一时的风平浪静,不应有思想束缚,不能有行动禁区,不要投鼠忌器,要与所有暴力分子和他们的主子、金主们斗争到底,取得“一国两制”的历史性胜利。
      
      其三,要有战略定力。特区政府和建制派,包括香港的工商界,必须对和香港克服困难的能力有充分信心,不能虚怯,不能自乱阵脚,成为心战的牺牲品。
      
      1982年中国政府宣布收回香港,曾经在香港引起不安甚至恐慌,眼前的问题不比当年困难,我们现在的力量比当年强大得多。历史证明,危机过后,香港不仅可以复原,而且能够用好国内外的新机遇,冲上更高更好的发展台阶。
      
      其四,要做好全面战略部署。“预则立,不预则废”,特区政府和在基本法规定的体制内有一整套的政治、行政、财政、法律和武装力量,包括可用而至今未用的各种力量。
      
      在必要时,除了这些香港体制内的力量外,还有更多更强有力的体制外的力量可用。我们要调动香港体制内、体制外的一切常规和非常规力量,做好短、中、长期的部署,也要做好常态和非常态下的部署。
      
      最后,“狭路相逢勇者胜”,要责无旁贷地切实执行、彻底执行战略部署。
      
      从积极方面看,“黑衣暴力运动”已经犯下战略性错误,为和特区政府提供了难得的趁势犁庭扫穴的机会。未来几年,需要做、可以做、值得做的事很多,里里外外全面治理、改革、整顿的工作都必须坚持到底。
      
      文/梁振英
      
      来源:综合@央视新闻、网友评论、人民日报客户端
      
      流程编辑:TF017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